• <table id="k2ggk"></table>
    <bdo id="k2ggk"><center id="k2ggk"></center></bdo>
  • <table id="k2ggk"><center id="k2ggk"></center></table>
  • <xmp id="k2ggk"><table id="k2ggk"></table>
  • 往期雜誌查閱
    按總期數:第
    按年份期數:
     首頁 > 香港財經 > 正文
    港版“速度與激情” 屹立香港半世紀不倒的“van仔”前路何在?
    ■ 本刊記者?劉妍伶 [第3517期 2022-05-16發表]

    ▲新界北部某小巴站,乘客數量已大不如前,只有零星幾位乘客等待上車。(本刊記者 劉妍伶攝)

    人們常説,香港是擁有世界上最發達的公共交通系統之一的城市。這裏有世界上規模最大的雙層巴士車隊,18000輛出租車,以及被稱為港鐵(MTR)的乾淨、高效、便捷的地鐵系統。但每天仍有180萬人次選擇乘坐這4000多輛紅頂或綠頂奶白色車身的豐田考斯特小巴,這種小巴時常超速行駛,行駛路線不受規管,經常出現司機與乘客發生口角衝突的場景,更不用説發生事故的幾率有多大。

    據香港運輸署調查,2017年至2021年,小巴涉及4318起道路交通事故,事故率幾乎是港鐵的127倍。既然小巴如此危險,為什麼還有人乘坐它?答案很簡單,經驗豐富的司機黃先生說:“它速度快,夠方便。”

    香港小巴,俗稱“van仔”,是1960年代香港人口膨脹,巴士、火車等專利交通發展追不上社會需求的大背景下誕生的產物,更是上一輩人出行最常用的交通工具之一。

    2022年3月,立法會通過動議,仍然維持公共小巴總數上限為4350輛,直至2027年6月。近年小巴客量佔全港交通工具的百分比維持在14%,由於新冠疫情,2021年平均每天僅有148萬乘客搭乘小巴,回到廿多年前的狀態,雖説如此,但小巴仍成為目前一成港人的代步工具,仍有其服務存在的價值。但近年行業萎靡,難關重重,擺在小巴司機面前的一道難題是:“小巴的未來在哪?”

     

    第五波疫情致三成司機停業


    2022年2月,第五波疫情下的香港,街道人流冷清,交通業陷入寒冬。

    紅van和綠van不同之處在於,紅van的部分車主為自顧形式的“個體戶”,部分車主會將自己的車出租給其他司機,早前政府先後推出六輪的“防疫抗疫基金”,只有第二輪曾為租紅van的司機提供補貼,第五波疫情最為嚴峻,小巴司機卻沒有再獲補貼。而綠van因需向運輸署交出營運數據,以及在路線、班次、收費和服務時間等方面,受到運輸署的規限。因此,綠色小巴在這些嚴格規限下,反而有較大空間與政府商討,紅色小巴反而因為低規範令它們處於更被動狀態,較難爭取法例上的調整,限制他們的發展空間。

    “如果我繼續開小巴,不僅有可能賺不到一萬塊,還要給租車費,如果我不開工,還可以申請一萬元事業援助。”長期往返上水至坪洋開紅van的司機明仔無奈表示,這也是很多同行退租的主要原因。在欠缺收入下,業界全港約1000部紅van中,有近三成已經停駛。

    按之前政府補貼的規律,每部小巴可獲得一筆過三萬元補貼,綠van的補貼會直接向前線司機發放,而紅van補貼只會向車主發放,所以租用紅van的前線司機不會收到一分一毫。加上車主如果每年要為小巴續牌,還要額外繳付四萬元的保險費以及驗車和保養費,政府的三萬元抗疫基金補貼根本不足以續牌,所以很多車主索性不再續牌,所以大量小巴被退租??吭诼愤?。在退租潮下,粉嶺火車站外一排小巴閒置路旁,場面“壯觀”。

    在新界北部某小巴站,有近20~30部綠van正在“曬太陽”,其中多部來自人稱“廖叔”所屬的小巴公司,廖叔負責駕駛小巴往返粉嶺火車站至臨近的鄉村,高峰期每分鐘就會從火車站開出一部小巴,直至今年第一季度開始,火車站門口人煙稀少,少了很多週末出行遊玩的市民,小巴運行率大幅下降,司機們的收入大減。“以往末班車是晚上十點半,自從禁晚市堂食之後,末班車就變成八點了,”廖叔告訴記者,“疫情不僅影響餐飲業和零售業,就連交通業也受到了很大影響。”

     

    從“9座”到“19座”
    van仔走過的半世紀


    然而,疫情只是van仔目前遇到的困境之一,就算沒有疫情,van仔也要受鐵路競爭、營運成本上升、司機老齡化等因素影響,整個環境都不吸引年輕司機入行。本刊記者出行常用的交通工具即為van仔,常常見到一位頭髮花白的長者擔當司機,他常常跟街坊聊天表示,自己已經70多歲了,膝下兒孫滿堂,本該早就榮休在家享清福,但由於無年輕人接班,只能無奈“頂住上”。

    運輸及房屋局資料顯示,2020年公共小巴正式駕駛執照持有人約16.9萬,其中60~69嵗、70~79嵗,及80嵗或以上年齡組別,分別各佔59487人(約35.3%)、17476人(約10.4%)及1510人(約0.9%),2020年涉及55嵗或以上司機的意外事故數量達658宗。

    目前,小巴行業面臨疫情衝擊、行業競爭及司機老齡化等挑戰,恐未來漫漫長路難以前行,“在未來五年,預計在疫情逐漸緩和及社交距離措施有所放寬後,公共小巴的服務供求會逐步回復正常。另外為了配合新發展區的交通需求,未來除了正在規劃的新鐵路線,運輸署會繼續優化專線小巴的路線及服務,包括推出新專線小巴路線供有興趣人士競投營運,以發揮有效的接駁功能。”運輸及房屋局局長陳帆表示。

    Van仔的前身是非法白牌車,有些是私家車,更多的是以客貨車改裝的9座小巴,因此有“9座車”或“9人車”的別稱。最初只能在新界行走,後來1969年7月獲得立法會三讀通過小巴合法化後,政府允許小巴駛進市區,並由政府發牌規管,每架小巴限載14人,從此“9座位”變成“14座”,如今更發展到“16座”、“19座”。半世紀以來,從非法白牌車到“紅van”、“綠van”,甚至近年推出接載輪椅人士的低地臺小巴,香港公共小巴在香港交通發展始終是不可或缺的一環。

    2003年,在電影《忘不了》裏,劉青雲更是將“紅van司機”這個職業演得活靈活現,給觀眾展示了小巴這個行業的酸甜苦辣。儘管近年隨著鐵路網發展,小巴載客量漸減,但小巴在香港市民心中的地位依然無法取代。


    經導全媒體矩陣
    經典時刻
    總編輯話你知
    識港--在這裏認識香港
    蚩尤故里 神奇新化
    《經濟導報》電子雜誌3517期
    新時代新征程
    經導系列雜誌-《中國海關統計》
    《經濟導報》經典版面
    和教官做的H文,在办公室被老师cao哭,无人岛电影免费观看完整版
  • <table id="k2ggk"></table>
    <bdo id="k2ggk"><center id="k2ggk"></center></bdo>
  • <table id="k2ggk"><center id="k2ggk"></center></table>
  • <xmp id="k2ggk"><table id="k2ggk"></table>